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七班里世界】(03)作者:魔法少星
【七班里世界】(03)作者:魔法少星
字数:5598



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

  把从铃语背回到宿舍,放到我那扇形的床上。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不正常的高潮了。脱去她的衣服,我得以好好的看看她。从铃语有着几乎完美的身材,真是要什么有什么。而且,从铃语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。「呐,我给你盖上被子,别把我的被子弄湿哦。」我看了看,时间已经不早了,就脱了衣服和从铃语一起睡了。不过,我没忘那个令我脸红的闹钟。给它充好魔力后,我就睡了。

  「啊!你们在干什么?」小紫的尖叫惊醒了我。「啊,小紫,别叫我起床,我昨天很晚才睡的。」我还没睡醒呢!「梦理,她是谁?怎么和你在一起睡?你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?」小紫惊讶的说。「谁?我和谁睡?」我挣开眼睛,看到了从铃语正直勾勾的看着我。见我醒了,她也问:「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吧?你知道了什么?」「她是谁?」「你知道了什么?」「梦理,你快说啊,她是谁?」「你究竟知道了什么?」……天哪,我就想安静的睡个觉!

  ……「事情就是这么回事。我觉得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不好,就带她回来了。」终于解释清楚了。小紫看着躺在床上的从铃语,说:「也就是说,你为了体会变态高潮,把自己当祭品了?」「小紫,你别这么……」从铃语低下头,默认了。「那也没什么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嘛。」小紫说,「那么正式介绍一下,我叫诺小紫,是净化仪式的学员。」「我是从铃语,咒术学院的第一名。」「我是梦理,额,我好像什么比较厉害的成就都没有……好啦,现在我们就是朋友啦。」我说。「朋友么……」从铃语想到。

  从铃语恢复了大概有三天,才能下床。这三天,她总是时不时就浪叫,然后就高潮,甚至正和我和小紫说话时就高潮了,弄得我俩有点尴尬。小紫还偷偷的和我说,她是不是灵魂受伤了……

  一天晚上,从铃语梦到了命运之城。「你让我做的我已经完成了,快点给我解除诅咒吧。」从铃语说。梦里,命运之城模糊不清,但看得出,她穿的也是黑色魔女服。命运之城转过来身,但却带着一个面具,看不到脸。「诅咒已经解除,但是,你知道么,你原来的命运是背负着诅咒,变得强大到所有的诅咒都无法伤及你。」「那有什么,我就算不背负诅咒,也会那样强大的。」「不,你的命运已经改变了。」说完,命运之城就消失了。

  大晚上,从铃语突然叫醒了我,让我看看她的后背。我惊讶的发现,诅咒竟然消失了!「从铃语,诅咒消失了!」「嗯,消失了。」……

  「拉克比院长,这是我的新设计,你来看看。」红桃五将新衣服的设计图拿了出来。拉克比一看到这些衣服的设计图,淫淫的笑了。「通过这样的设计,来提高魔法的领域,红五,真是佩服你的灵感。」「呵呵,过奖了。一想到魔法圣都偏见之水的魔女都穿成这样,我就特别激动。」红桃五说。「说实话,我也很期待呢。」拉克比说。在偏见之水的会议室里,这两个人在谋划着表面上光冕堂皇实际上却淫秽不堪的事,真担心这个城市的未来。

  在一次晚宴上,拉克比穿着新的衣服出场了。新衣服十分好看,再搭配上拉克比高贵的气质,瞬间让全场的所有人看呆了。这件新的衣服也是十分露骨,前边是到小腿的黑色裙子,但裙子的侧边是由细绳连起来的,连着另一半白色的裙子,还是露背装。两侧的红色的绳子一直连到脖子,在脖子后边系了个小蝴蝶结,给人一种只要将蝴蝶结解开之后,衣服就回散开的感觉。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整件衣服都是微微透明的,拉克比穿上这件衣服,着实有种被视奸的感觉,让拉克比兴奋不已。正如拉克比所料,她早已成为了魔女的潮流的引导者。

  红桃五的服装店在拉克比的明星效应下越来越火了,那些曾经因为他的服装过于暴露的人,也开始买他的衣服了。渐渐的,晚宴要穿那样的衣服已经成为了一种默认的规则,魔女们也给那身衣服取名为「晚礼服」。当然,最高兴的人,还是红桃五和拉克比。

  红桃五看着生意兴隆的店铺,心想,是时候成为了一种品牌了。

  然而,人们并不知道,这些衣服所隐藏的东西。

  我接到了一个委托,要去没落之森去采集妖精的羽毛和鳞片。虽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,但我还是比较紧张,毕竟,我很少出城的。我想,要采集足够的羽毛和鳞片,还得考虑来回的时间,估计得走一个星期吧?嗯,看来,我需要一个伙伴。

  晚上,小紫照例给我做晚饭,而且,我还邀请了从铃语。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,从铃语就成为了我们的朋友。一边吃饭一边聊,我也就问她俩:「你俩谁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能陪我去一次落没之森?我有一个委托,是集妖精的羽毛和鳞片。」小紫想了想,说:「我去不了,仪式那边还有事。」从铃语说:「那我跟你去吧,正好下个星期的课我基本上都会了。」我听了她的话,说:「那就这么觉定了,从铃语,你陪我去。」我高兴的想,如果是从铃语陪我的话,就没问题了吧?毕竟她那么厉害。

  「梦理,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」从铃语说。「明天早上就走吧。」我说。「好,那我们吃完饭就开始准备吧。」

  吃完饭后,我换上了旅行服。想了想,拿了一个比较大的背包,然后,装了这几天的食物,嗯,这就够了吧?从铃语也拿了一个背包,但她还拿了不少药剂。我看到了以后,奇怪的问:「你哪来的这么多药剂啊?」从铃语说:「我有一个炼金的朋友,叫兰希,我是问她要的。」「哦,这样啊。但我觉得用不到这么多药剂啊?」「梦理,以防万一。如果一但出现危险,而魔力不够了,就需要药剂了。」「好吧,不过我想,我们只是采集一些妖精们掉落的羽毛和鳞片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」「如果真的没有危险,那最好不过了。」说罢,我们就上路了。

  偏见之水北边是山脉,高高的山,挡住了北方的寒冷。我们要去的没落之森,在山脉东边。广袤的没落之森曾经住着许多的其他种族,像精灵,妖精,魅魔等等高贵的种族。可惜的是,在经过背叛之战以后,好多种族已经无法重现当初的辉煌,分散在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。有趣的是,人类在那场战争中崛起了,到现在,人类已经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了。

  在没落之森里,还住着许多妖精。妖精的羽毛和鳞片,在炼金上比较有用。我猜,这次的委托人,就是个炼金术师。

  一路上,也比较无聊。出了偏见之水,人就渐渐少很多了。到是一路上我看到了不少野花,虽然叫不上名字,但看着心里也很开心。从铃语却一直安安静静的,跟着我走。虽然她平时也不常说话,但我和她说话她也心不在焉的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  「……小紫的这个玩具还真不错,每走一步都顶一下。嗯嗯,好爽。看不出来,那么害羞的人私下里却那么淫荡。」从铃语表面上一本正经,其实,小穴里插着小紫借给她的假阳具。而魔女服内的绳子,则被用来固定假阳具不掉下来。从铃语每走一步,假阳具都会带给她快感,却不至于高潮。处在这样一种状态,难怪会给人心不在焉的感觉。

  我抬头,看了看太阳,嗯,差不多中午了。此时,我们已经在没落之森的边缘了。我说:「从铃语,快中午了,我们该吃饭了。」「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从铃语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?我心里觉得奇怪,但不去想它了,先找个地方吃饭吧。我看了看四周,只有稀疏的枯树和稀疏的草,总不能坐地上吧?唉?那有个枯树干啊。

  在前面的草里,有一节枯树干,就坐在这上面吧。「从铃语,来,我们坐这儿。」说罢,我就坐了上去。虽然把魔女服垫在了屁股下面,但还是不舒服。「嗯~忍一忍就过去啦。」我安慰到自己说。我看了看四周,心想,这地方有草,也就会有小虫子,或许,还有一些动物,应该不会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吧,既然这样,就不用再画防御的魔法阵了。我安下心,便拿出了包里的食物。从铃语看着这节枯木,却没有想坐上去的意思。我看她这么犹豫,我懂了,她一定是嫌枯木不舒服。我笑了笑,一把抓住她,然后就拉倒了枯木上。「啊~~」从铃语发出了一声呻吟。我说:「忍一忍啦,枯木虽然不舒服,总比坐在地上强吧?」从铃语捂着肚子,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。我嘲讽的笑了笑她,还用力拍拍她肩膀,说:「大小姐,细皮嫩肉哈。别管这些了,吃午饭吧。」

  从铃语好无语。她很想说,我的小穴里还插着假阳具呢,坐在这上边,真是……太爽了呢……

 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,我和从铃语不紧不慢的吃着午饭。

  在吃完午饭后,我和从铃语便又开始了无聊的赶路。

  在第二天的傍晚,我们便达到了没落之森的边缘。看着这森林,我心里却感觉毛毛的,有说不出的不安。不去想它了,反正有从铃语在嘛。在没落之森的边缘,就已经有许多的动物了,虽然有些小动物看上去十分可爱,但谁知道它有什么危险呢?不过幸运的是,我们已经发现几个妖精的羽毛,而且,是比较小的羽毛,估计是小妖精的吧。收集了几根羽毛,嗯,还差不少呢。「梦理,我们不要太深入没落之森,这里有一些我没有见过的魔法波动,我现在还不能判断它们的用途,我们还是小心点吧。」「嗯,听你的。」

  在妖精的中心祭坛上,十几个祭祀正紧张的注视着远见识别,而在那远见中,正是梦理和从铃语模糊的身影。「怎么样?是」那个人「么?」一个祭祀紧张的问。「一模一样的魔法气息,只是小到离谱。」那个人「为什么会出现?难道是精灵王的封印被她解开了么? 」另一个祭祀说。「不可能,那么强的封印,还有精灵祭祀在看守,如果真的被她逃出来了,就一定回从精灵那里得到消息的。」「要是精灵们已经被她消灭了呢……」妖精祭祀们内心一阵恐慌,要是连精灵都被消灭了,妖精也不保了。「快去联系精灵,然后,所以妖精都进入主城,禁止外出!」

  在没落之森边缘走了好长时间,我再没找到妖精的羽毛和鳞片,倒是遇到了一些火蜘蛛和吸血蝙蝠。不过,从铃语的魔法都把它们消灭了。看来学院第一不是盖的。和从铃语找了好久,都没有再发现羽毛,渐渐的,天已经慢慢黑了。没有了光亮,夜幕中的没落之森还是挺吓人的。「梦理,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吧?」从铃语说。「好吧,也挺晚了。我们先吃晚饭吧。」

  在吃完晚饭后,从铃语画了一个魔法阵,把我和她都包了进入。我看不太懂这是什么魔法阵,反正相信她就对啦。拿出了包中的被子,我便睡了。「晚安,从铃语。」

  从铃语看着熟睡的梦理,将她的被子揭开了,虽然梦理身上有魔女服,但从铃语还是看到了衣服下的魔索。「……这是精灵王的锁链吧,还是用来封印魔王级别的。」从铃语拉了拉魔索,发现锁得牢牢的。从铃语想了想,然后向魔锁注入了魔力,魔索咔的一声,开了。「果然……」从铃语脱掉了梦理的魔女服,然而,梦理还是睡得很香。「你是这么相信别人啊,看来你对自己的力量很自信啊。」从铃语也脱去了魔女服,看着一丝不挂的梦理,淫淫的笑了笑,「我知道一个能转换性别的魔法,今天就试试吧。」从铃语看着梦理,说:「你竟然不知道你有多诱人,多美味。今天,就让我尝尝阿伊的身体吧。」

  我挣扎的挣开了眼,眼前的场景让我心惊。在我的周围,全是淫兽,有大有小,还有许许多多的触手。我想后撤,却发现我被魔索吊了起来,被拉成一个大字。淫兽已经来了,像虫子一般的淫兽,有好多,顺着我的腿,爬向我的阴道。「快~快走开!」我抖着腿,然而,并没有什么卵用。我好害怕,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消失在我的阴道。「啊~~啊~~」我清楚地感觉到那些虫子硬生生的挤开我的阴道,在我的阴道里行走,那可怕的酥麻的感觉。它们在走到了阴道的尽头后,就露出了吸盘,紧紧的吸附在了我的阴道上。但它们还在乱动,像蜗牛一般在我阴道里行走。「啊~啊~,别~别乱动啊……」尽管我怕的要死,但是,阴道里还是传来一阵阵快感,好像,在我紧张的状态下,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。渐渐的,我的注意里就全放在阴道上了。「啊~啊~我怎么变得这么敏感?」在虫子的吸盘上,有烈性春药,在从前,只要这样的一只虫子,就能让一个人变得只知道高潮,而现在……「啊~~」尽管我不想,但身体还是高潮了。高潮的那一瞬间,我失神了。当我回过神来,依然能感到那虫子在我阴道里爬来爬去,给我带来无尽的快感。我又感觉到,有另种虫子爬进来了。「啊~别爬了,那里,那里是子宫口啊!」有种像触手一般的虫子,挤开了之前的虫子,到达了我的子宫口。这种虫子好多个,绕着子宫口,硬生生将子宫口拉开了。「啊~」我感觉到了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,子宫口应该被拉开了,明明很痛,却很爽。「啊~有东西钻进去了~好,好爽,啊~要,要高潮了……」原来,我又高潮了。我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已经高潮了数十次了啊。但为什么,我没有再失神,而是如此清醒?又有一种触手钻进了我的子宫了。那个触手还比较粗,将我的子宫口撑得合不上。「~嗯~又来了~」那个触手分成了两个,竟然向更深处---输卵管钻去了。「~啊~那么粗,会,会坏掉的。」「我……会……改造……你的……身体。」我抬起头,看到了一个被触手包裹住的精灵,看样子,这个精灵已经死了,淫兽彻底夺取了她的身体,也就是说,现在说话的是淫兽了。「夺取……伟大……的……阿伊……的……一切。」「区区淫兽,还这么嚣张。我现在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但你想霸占我,还太嫩了。」咦?那是我在回答么?我没有控制的说话了?触手深入了卵巢后,就开始了对我的改造。解析,融合,再生,我的卵巢已经不再正常了。「唔~对我的器官进行改造么?把我的卵巢变成春药的生产线,疯狂产出卵子么?」我又说话了?我听到那丝毫不害怕的声音,解说着另我害怕的事实。接着,又有一种虫子,像海胆一般,钻进了我的子宫。我看着这可怕的东西,进入我的子宫,简直要疯了。那如刺一般的东西,带给我极大的痛苦,却伴随着绝顶的高潮。「啊~~它,它竟然会放电!」那像刺一般的东西,深深扎进子宫里,竟然还会放电,那一瞬间,我又高潮到失神。

  「梦理,该醒了。」

  我突然挣开双眼,看到从铃语穿着魔女服,整整齐齐的坐在旁边。「怎么,做噩梦了?」「……嗯,应该是,嗯,想不起来了。」我说。「人会在醒的一瞬间把大多数梦都忘掉,既然是噩梦,就别去想它了。」从铃语说。「好吧。」虽然想不起来了,但那高潮的感觉,好像还没散去。怎么回事?感觉身体有点点痛啊。一定是睡在地上的原因吧。从铃语看着奇怪的我,心想,该死,一不小心玩通宵了,还好她迟钝,不然,一定会被发现的,不过,我可以确定,梦理不是阿伊,其次,梦理的身体也很美味呢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xiawuqing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