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姐夫搞小姨子
姐夫搞小姨子
 

 我的小姨子德琴。德琴今年二十二岁,长得细腰丰臀,此时正两手扶着床,叉开双腿,翘着雪白的大屁股,我站在德琴的屁股后面,jb从德琴的的屁股下面捅进去,在屁眼里进进出出。

德琴兴奋地呻吟道:“姐夫,你的jb真粗啊!每次操我都操得我好舒服。”一面说,一面不停地向后耸动屁股好让我的jb插的更深。

我双手从德琴的两侧胯骨绕过去,一只手抓捏着德琴的乳房,另一只手揪着德琴的穴毛,说:“怎么样,我的jb粗吧?是不是比你男朋友的粗?操起来来是不是很舒服?”

德琴仰着头,闭着眼,嘴里不断哼哼着说:“真粗,姐夫,真的,你的jb就是特别粗,而且还长,每次操我都把我的屁眼塞得满满的,这可比我男朋友的的jb好多了!”

我一面向前挺动,一面说:“德琴,你的屁眼好紧啊!夹得我的jb麻酥酥的。真得劲”

德琴回答道:“那是因为姐夫的jb太粗了,你再不射,我的屁眼真有点儿受不了!”一会工夫,我们都气喘嘘嘘了。我更加疯狂地操着德琴,说:“德琴,我快射出来了。”

德琴也高声叫道:“我也不行了。”

我飞快地抽动着jb,操屄时那特有的“咕叽、咕叽”的声音越来越响,我又抽插了几下,猛地全身一抖,jb射了一股股的白浆,全部射在了德琴的屁眼里,德琴也哆嗦了几下,双腿一阵抖动,子宫深处流出了一些阴精。此时德琴再也站立不稳,向前面的床上趴去,我也跟着趴在德琴的背上,大jb仍然插在德琴的屁眼里,二人一动不动。

好一会儿,我的jb已变小变软,从德琴的的屁眼里脱落出来,德琴的屁眼因充血变得肥大,充血虽然褪了一些,但仍呈紫红色。以德琴这个年龄来说,碧应该是闭合的,可是德琴的屁眼却是略略张开的,可能是我的jb太粗的缘故,此时正从张开有小手指粗细的屁眼口向外流着白色的j液,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去。

我把手伸过去,揉着德琴的丰乳,说:“德琴,你说晚上我操你姐的时候,jb还能不能硬起来啊?”
德琴回答道:“我看呀你的jb肯定能硬起来,你的jb又粗又大,我姐身体那么丰满,性情又那么骚,我要是男人,我都想操操她的屄。对啦!姐夫,你是喜欢操我呢,还是喜欢操我姐?”

我忙说:“当然喜欢操你啦!你年轻,漂亮,身材又好,小屁眼又嫩又紧,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!”
德琴说:“是啊,姐夫,我也喜欢你操我,可是我答应过妈妈,结婚的时候必须是处女,否则早让你操我的穴了,现在也只能让你操我屁眼啦!”

我说:“那你怎么知道要操屁眼呢?”

德琴说:“我看你和姐姐妈妈操穴操的很舒服,我也想和你们一起操,结果妈妈说我要想和你操的话,就只能让你操我屁眼。”

我说:“怪不得呢,每次操你的时候,你姐和你妈总是不让我操你的穴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德琴说:“姐夫,你想想看,咱们四个平时玩的时候,妈妈从来都不让你摸我的穴,只能给你看看,你现在知道了吧。上次你得痔疮的时候,妈妈怕你难受,就舔你的屁眼,后来妈妈才想到,你可以操我的屁眼呢!”

德琴又说:“等我结婚了,我的穴和屁眼还有嘴巴就可以等着姐夫你来操啦!想操哪就操哪,多好啊”
终于操完了德琴,我得再操操自己的老婆德芳。否则,姐妹俩因为操穴不均匀再打起来,我可受不了。
因为刚操完德琴,我没什么力气了,我只好平躺在床上,德芳骑在我的身上,我们正采用69式互相舔着对方的阴部。

德芳今年二十四岁,长得也挺美,就是微微胖一些,她双腿跪在我的脸上,包子似的阴部正对着我的嘴,我左手揉着德芳左侧的肥嫩雪白的屁股,右手玩弄着德芳浓密的穴毛,说:

“老婆,你的穴毛好像又多了。”德芳一边吸着我的jb,一边说:“废什么话啊,连你操带德琴摸的,不长行吗!哎,你的jb味道今天不对啊,是不是德琴来过了?”

我道:“是的,德琴下午来的,我们操完后,就让她回家了,省得让妈知道。”

德芳道:“嘿,这个小丫头,不是说好的是每周操她一次的吗,她怎么今天来了,对了,我知道了,我明天出差,要晚上才能回来,怪不得德琴今天过来呢。”

我道:“是啊,不过,德琴现在屁眼的味道越来越好了,再操几次,应该就更好了。”

德芳道:“明天我出差,晚上回来再和你们一起操吧。明天你也别跟妈说今天德琴来的事,省得妈说她。”
我用手扒开德芳那二片紫黑色的y唇,把手指头伸进去乱捅,一会儿,德芳的大肉洞里就变得湿漉漉,一滴粘液拖着长长的细丝从穴口滴落下来,我忙张开嘴接住。

德芳呻吟道:“老公,你不是最喜欢吃我的屄吗?怎么还不吃呀?”说着把大肉屄死命地压向我的嘴。
我张开嘴,把两片y唇全部包在嘴里吸吮着,说:“德芳,你屄里的味道比德琴的浓多了,太好吃了!”
德芳说道:“你每次舔我屄的时候,总是说人家的屄就一股骚味,我的屄真的很骚吗?我可是每天都洗屁股的。对了,你刚才操德琴的时候,没有舔德琴的穴吗?”

我笑道:“没舔德琴的穴,德琴一见我,就直接抓着我的jb开始唆,我还没来的及舔她的穴呢,她就让我赶快操她了。其实,每个女人的屄里都有骚味,只不过你的比德琴的味道浓一些,而且不光是骚味,还有一点儿咸和酸,还有德琴屄里没有的一种特殊味道。老婆,你又不是不知道,没结婚的时候我就喜欢舔你的屄,而且喜欢味道浓一点的。上次德琴出差,好几天都没洗澡,回来后我就舔她的屄,味道可真不错。”

德芳说道:“是啊,或许德琴的小吧,上次,我舔德琴穴的时候,我也觉得她穴里的味道很淡,哎,那你说,我妈的味道怎么样?”德芳一边说着,一边把屁眼在我的鼻子上摩擦着。

我笑道:“nmd穴,其实也没什么味道,就是有点咸和酸。不过每次我舔她的时候,她总是喜欢让我连她的屁眼一起舔。当然还是我老婆的穴最好了,要不我为什么娶你啊?”

德芳说道:“是啊,上次我看见你舔我妈的屁眼来着,开始我觉得特恶心,后来,我看妈妈也舔你的屁眼了,我就更恶心了,你以前要操我屁眼的时候我都觉得屁眼太脏了,都不敢让你操,更不敢让你舔了。结果你和妈你俩都舔屁眼,搞的我一点兴趣也没了,本来那天是咱们三个一起操的,结果就成了你和妈操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是啊,你想啊,德琴还小,每次操穴的时候,她一看见jb硬了,就要直接操一点前奏,一点乐趣也没有,你又不让我舔你的屁眼,你妈穴里的味道有不浓,我只好连穴带屁眼一起舔了。”

德芳说道:“后来我想起来,你得痔疮的时候,都是妈妈和我给你舔的屁眼,于是我也就想通了。你舔妈妈的屁眼也是因为爱啊,你知道吗老公,我和妈妈还有德琴都很爱你,爱一个人,舔你的屁眼,唆你的jb都是因为我们爱你,就是委屈你了,等德琴结婚了,你就可以操她的穴了。”

此时德芳已欲火高涨,说:“好老公,别舔了,快点操人家吧,我挺不住了!”说着爬起来仰躺在床上,两条大腿向两侧大大张开,我扶着长长的肉棒,对准肉洞,”噗哧”一声就插了进去,开始快速抽动起来。

德芳一边扶着我的腰,一边享受着快感,媚声说道:“老公,我就喜欢你的jb,长长的,插进人家的屄里舒服极了,尤其是龟头每次都能顶到人家的花心上。”

我笑道:“那我就让你多来几次高潮!”

德芳双手抓着我的腰大声道:“老公,使劲操,再使劲,把大jb都插到小妹的穴眼里……再快点……哎哟!舒服死了……”

一时间,屋里只有“噗哧、噗哧”的操屄声音,德芳不时地把大屁股抬起来去迎合我的抽插,叫道:“啊!死鬼,你的jb太长了,都插进人家的子宫里去了……哎哟!我不行了,我要泄精了……快活死我了……”

这时我也使劲地抽插了几下,用大jb头顶住子宫口,一阵抖动,射出了j液。

星期六,德琴的妈妈爱香正在厨房里炒菜。爱香今年45岁,是某大学的副教授,知识女性懂得保养自己,每天都坚持做锻炼和美容,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,看上去也就在三十七、八岁差不多,只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,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。

因为岳母家就我这么一个男丁,因此每个休息日

 

,我们都要回来看看,这个周末,德芳出差了,我只好自己来。

我来到厨房,用力吸了吸鼻子,大声说:“好香,妈,你在做什么?”嘴上说着,手却悄悄地伸到爱香那肥嫩的屁股上拧了一把。

爱香娇嗔地扭动了一下身子,大声说:“你和德琴一样是一个小馋猫,真讨厌。”说着捏了捏我的jb说道:

我把已经隆起的jb顶在爱香的屁股上蹭着,又用手在爱香的屁股上摸了一把,说道“美人,我今天不舍得回家!我还要舔你屁眼呢。”

我话还没有说完,德琴就跑进来了,一把抓住我放在岳母屁股上的手说道:“妈妈,姐夫,我有好主意了,一会吃饭的时候,咱们就能好好的玩了。”

爱香被我摸得小穴里痒痒的,肉洞内已经湿润。听到德琴这么说,不禁穴里又湿润了很多。其实在我和德芳还没结婚时,爱香就已经被长得很帅的我给操过了,爱香一来觉得我年轻身体好、做爱的时间长,二来也对我的jb特别喜爱。我也觉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庄,可骨子里却骚浪得很,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屄,无论是吃起来还是插进去都舒服。

我和岳母之间的秘密德琴德芳都知道,她们并不介意。

吃饭的时候,德琴建议大家把衣服都脱了,德琴道:“姐夫你坐在椅子上,妈跪趴在桌子上,我在桌子底下给你舔jb,你坐着舔妈的穴和屁眼。”

岳母一听道“臭丫头,看来是得赶紧把你嫁出去了,现在要吃饭了,还惦记着你姐夫的大jb呢,看来你呀,也是个小骚穴。”

德琴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的,妈,我就不相信你不喜欢姐夫舔你。我姐夫坐在椅子上,正好上身在桌子上,你在桌子上用手和膝盖趴着,姐夫可以一边舔你的穴和屁眼一边给你和我喂东西吃。这样不是挺好的嘛。”

我一听,奇怪的问道:“这怎么喂啊?”

德琴道:“妈趴在桌子上,手是闲着的,想吃什么吃什么,我在桌子下面舔你的jb,你可以夹菜给我吃啊,妈只要把屁股撅着让你舔就可以了,嘿嘿,你还可以往妈的穴和屁眼里放点菜呢,然后你再掏出来吃了,你说好不好玩?我这个主意不错吧。”

我和岳母一听,这是个好主意,从来没有这么玩过,于是同意了。

岳母道:“这样好是好,可是你别给你姐夫唆射了,一会还有两个穴要操呢,别让你姐夫太累了。”
德琴高兴的说:“放心吧妈,我才不舍得让姐夫射呢,一会啊姐夫要操的不是两个穴,而是五个穴呢。”
我一听,心中一喜,暗道:难道还会再来三个女人?哇,一王五后,我还没玩过呢,平时尽在岳母家玩一王三后了。我正想着,jb也不由的勃起了。

就听岳母道:“怎么是五个穴呢,你姐就是回来了,也是三个穴啊?”

德琴发现了我的jb已经勃起,一把抓住,笑道:“妈,你看,我姐夫的jb都硬了,嘿嘿,”说着,还拍了拍我的jb道:“大jb宝贝,乖啊,一会我好好的亲亲你,妈,是五个穴啊,你想啊,你的嘴巴,穴和屁眼还有我的嘴和屁眼不都可以让姐夫操吗?这不是五个穴是什么呀?”

岳母一听,不服气的说道:“这是五个洞,也不是五个穴啊。再说了,嘴也不能是穴啊,除非你的嘴是穴嘴。”

德琴乐道:“嘿,妈,你想啊,哪次操穴的时候,姐夫把咱们的嘴当嘴了?把屁眼当屁眼了?不都是完全当成穴了嘛,jb插穴是正常的,可是jb插到嘴和屁眼里来,那就是嘴和屁眼也是穴啊,对不对啊?姐夫”说着,狠狠的掐了我jb一下。

我一痛,赶紧说道:“是啊,妈,德琴说的对,只要jb进去的地方,那都是穴。”

岳母一听,生气的道:“好啊,你说妈妈的嘴是穴,屁眼也是穴,好小子,你等着吧,呆会啊,我非把你jb夹断才行。”

德琴一听,连忙插嘴:“妈,你把姐夫的jb给夹断了,咱们以后怎么活啊,还指望姐夫的大jb操咱们呢啊,再说了,我姐也不同意呀。妈,你也不舍得,是吧。”

岳母听完,道:“好啦,好啦,快脱衣服吧,再不吃饭,饭就该凉了。”

德琴道:“脱就脱,我看呀,咱妈不是怕饭凉了吧。”

岳母边脱边笑道:“你个小骚穴,是啊,再不脱衣服,我的穴里的水就流出来了,你姐夫就吃不上了,不就白瞎了吗。”说完已经把衣服全脱完了,趴在了桌子上。

德琴这时也脱完衣服了,一边摸着岳母的穴一边说:“姐夫,你看,妈真的流水了。恩,我也尝尝”说着,就把舌头对岳母的屁眼和穴上舔了过去。

岳母赶紧躲了一下,说道:“德琴,你别舔,这是给你姐夫准备的,你还是去舔你姐夫吧。”

德琴不情愿的说:“妈妈真偏心,都给姐夫不给我,姐夫,等会我舔你jb的时候你可以及时给我喂吃的啊,要不,小心我咬jb。”说完就钻到桌子下面了。

我此时已脱完衣服坐在椅子上了,看着德琴跪在桌子底下唆着我的jb,桌子上岳母的大白屁股在我的眼前晃动,我抱着岳母的屁股,就把舌头伸了过去。

我在上面舔着岳母的穴和屁眼,下面小姨子舔着的jb,真是享受啊,要是德芳也在的话,多好啊,她可以躺在桌子上让妈舔她的穴和屁眼,一想起来,我的jb就更硬了。

我一边舔着岳母的穴和屁眼,一边王里面塞点饭菜,再把饭菜给扣出来,伸到桌子下面喂给小姨子吃。
过了一会,德琴喊道:“妈呀,我的膝盖和嘴都酸了,妈,咱们换换吧。”

岳母道:“换就换”说着和德琴换了位置。

德琴趴在桌子上,因为德琴的屁眼小的缘故,我不能把很多饭菜塞到她屁眼里,也就只好舔着她的屁眼。
岳母抓着我的jb道:“哎呀,德琴,你怎么舔的啊,怎么你姐夫jb上一股菜油味啊”说着就舔了起来。
德琴道:“嘿,妈。姐夫一边喂我,我一边唆姐夫的jb,jb能没有味道吗?你感觉怎么样啊?”
岳母道:“恩。开始不习惯,现在好多了,加了菜油的味道,唆起来就更舒服了。味道真好。”

我道:“妈,你要是再流水怎么办啊?”

岳母还没有说话,德琴从桌子上递过来一盘鲍汁给我,说:“说,妈,你在流水,就哪它接着,一会给我姐夫吃。”

岳母道:“这个方法不错,这样一点也不浪费。”说着,把盘子从我手里接了过去,放在了自己的跨下。
看着岳母跪跨在盘子上,唆着我的jb,德琴的翘翘的屁股在我眼前晃动,粉嫩的屁眼一张一合,我的jb就更硬了,我腰一使劲,把jb猛的向前一冲,一下子插到了岳母的嗓子眼中,岳母赶紧把jb拔出来道:“死大威,你要死了,就算要插嗓子眼,也得跟我说一声啊,好家伙,你这一插,差点把我插吐了。”

我正要解释什么,德琴抢着道:“哈哈,妈,我正晃屁股挑逗我我姐夫呢,哈,怎么样,厉害吧。”
岳母骂道:“你个小骚穴,现在就学着勾引男人,以后怎么办啊?”

德琴道:“妈,咱们发过誓的,咱们除了让我姐夫操之外,不能让别的男人操的,你忘记了?我要是勾引,也是勾引我姐夫啊。”

岳母道:“得了吧你,要不是你姐夫不能娶你,我早让你姐夫给你开苞了,省得你现在就天天惦记着你姐夫。”德琴道:“妈,还说我呢,你不也很想我姐夫吗?哎呀,妈,姐夫咬我屁眼。哦,真舒服。”

我不想听了,因为两个女人说话,我的jb就没事干了,所以我咬一下德琴,是想让她们住嘴,果然这招见效了。两个女人不再说话,专心的享受着这场饕餮美食。

一会的功夫,岳母毕竟年纪大了,总是跪着也受不了。于是我就让她出来了,让她和德琴并排趴在桌子上,我一边舔着岳母的穴和屁眼,一边用手指在德琴的屁眼里抽插。随着两个女人高潮的来临,我分别又吃了她们的爱液。

再她们高潮过后,大家才正式坐下来吃饭,德琴坐在我左大腿上,岳母坐在我右大腿上,我的双手穿过她们的脊背,抚摸着。

由于我双手要扶着她们,自然也就没办法夹菜吃了。德琴和岳母就轮番的给我夹菜,菜汁不断的滴在我的胸前、小腹和jb上,德琴和岳母就抢着给我舔干净了。

德琴喂我的时候,岳母就爱抚着我的jb,岳母喂我的时候,德琴就爱抚着我的jb,时而母女俩也接吻。
喝酒的时候,德琴开始一口一口的把酒含在嘴里,再喂给我,岳母见了,也开是效仿,不知不觉中,以接吻的方式大家都喝了很多酒。